瑪依拉:你不知道什麼時候就是永別
  現在只有你了,媽媽。瑪依拉5月16日發佈了一張和媽媽、弟弟在一起的合影。照片中,三個人穿著華麗的傳統服飾,兩個孩子笑眉彎彎,一切看起來都很好,只是少了爸爸的身影。
  如果沒有發生那件事,瑪依拉這個周末應該會過得平靜而美好。
  18歲的她一頭短髮,笑起來眼睛會彎成一對好看的月牙。與大多數同齡人一樣,她是個推特控,喜歡發自拍、分享視頻,偶爾也會為愛“憂愁”,寫些專屬於這個年紀少女的“情感物語”。
  但一切在2014年3月8日戛然而止。
  因為在那天,她的父親、49歲的乘務長安德魯-納里隨著馬航MH370航班一同從這個世界消失。按照馬來西亞官方的說法,馬航MH370航班已經“終結於”南印度洋。
  “有時長大就是一瞬間的事”
  讓我們回到3月8日,那個本應平淡無奇的日子。
  凌晨0時41分,馬來西亞航空公司一架波音777客機從吉隆坡國際機場M號航站樓飛上清朗的夜空,目的地是4000公裡外的北京。
  艙門關閉後,安德魯-納里按照慣例通過廣播歡迎乘客,並提醒他們關閉手機。一個多小時前,他曾給媽媽凱特琳發去一條短信,告訴她飛機即將起飛。“只是一條普通的信息,他以前經常給我打電話。”凱特琳-塔莫事後回憶道。【閱讀全文】
  張蘊:好怕忘記你現在的模樣
  6月11日,中午,北京,刺眼的陽光灑在路面上,熱而不燥。
  29歲的張蘊(化名)素麵朝天,在自家樓下徘徊著,她又忘了把車子停在哪了。這個面容清秀、身材嬌好的80後“辣媽”蹙眉張望,尋找老公李樂送給她的車。她要開車去接婆婆,一起去位於北京盈科中心的馬航辦事處,希望能要到李樂登機時的視頻。
  張蘊的“迷糊”始於2014年3月8日。今年31歲的老公李樂,當天本應乘坐馬航MH370回家,卻同這架飛機一起消失了。
  在MH370失聯的第96天,張蘊第一次匿名接受了媒體採訪。採訪全程中,坐在沙發上的張蘊幾乎一直在流淚。她的眼淚不是一滴一滴的,是噴薄而出,滾落在她素色的布長裙上,靜靜的房間里到處都是抽泣聲。
  對面的電視柜上,放著李樂的大幅照片,膚色黝黑,自信的微笑,揮動著高爾夫球桿。卧室里擺滿了李樂的照片,電腦桌面也換成兩人婚禮當天的合影,“如果我不經常看看他,我真怕忘記他長什麼樣子。”【閱讀全文】
  老文:寧願相信一切都回到了原點
  62歲的老文,一頭極短的圓寸,有一雙不大,卻能洞察人心、又格外警惕的眼睛。
  作為經歷過“大躍進”、“上山下鄉”、“文革”的男人,無論是年輕時,還是作為一個父親,老文都在小心翼翼地選擇著自己的命運。他一度以為自己抓住了每一次機遇,有一雙目光長遠的眼睛。但當一切都回到原點時,他卻似乎不敢用它們去張望。
  2014年3月8日00:42分,他36歲的兒子文永生,在吉隆坡國際機場登上了馬航MH370客機。38分鐘後,音訊全無。
  “我讓我兒過上了富人的生活,但我兒卻回不來了。”採訪中,老文一共哭了3次,但一次也沒有中斷過採訪。
  他堅持要在談話中平復自己的情緒,甚至很少擦掉眼淚。在啜泣時,他的雙臂總是緊緊夾住搖晃的身體,把攥起的雙拳頭,用力地抵進坐墊里。【閱讀全文】
  楊麗靜:悲傷面前只能用幹活懲罰自己
馬航MH370失聯的第96天,楊麗靜(化名)在田裡“懲罰”自己。
  因為在自己的要求下,丈夫遠赴新加坡務工。26歲的楊麗靜,至今仍覺得一切都是自己的責任。
  她恨自己,“要是我也在那架飛機上就好了。”
  她不知道在過去的3個多月里,馬航和馬來西亞政府錯在那裡?也不知道其他家屬們的維權能換回些什麼?她甚至不知道自己也同樣值得可憐。
  馬航MH370上的中國乘客中,至少有10人是來自農村的年輕人。“出國務工,改善生活”是他們目標。
  對於留守在農村的家人來說,巨大的生活壓力,已讓她們默許並適應了長期兩地分居的生活。只是,太少的相伴讓她們很難回憶起,“愛人”或“兒子”生活中的細節。
  馬航失聯百日,她們依舊在田間地頭忙碌,似乎生活又回到了原點。事實上,她們並不比任何人堅強。對“城裡人”的恐懼,對“沒文化”的自卑,與“永遠猜不透的謎題”,讓她們唯有在土地上,獨自承受著一次次襲來的撕心裂肺。【閱讀全文】
 
 
(編輯:SN048)
創作者介紹

th72thrne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